哪知道许高、马飞二人犹如没看见似的,直接绕开夏明师,在众目睽睽之下,来到了苏渊面前。
    胖子许总拱手笑道:“恭喜苏总,寻到金矿宝地,为当地贡献巨额gdp,并提供数千岗位,我代表相关部门向你表示最真挚的祝贺与支持。”
    瘦子马飞玩笑道:“许总把我要说的话都说完了,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祝福的话,总之,往后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一定要联系我,我一定全力扶持!”
    顿了顿,马飞别有深意望向夏明师,暗示道:“如果有谁故意陷害,蓄意破坏金矿开采,那我马飞定不会饶恕!”
    嘶——
    冯七倒吸凉气。
    他在矿产行业摸盘滚打几十年,自然认识许高。
    许高在国内土地资源拥有极强的话语权,只要他摇头的项目,百分之百通不过。
    为此,他花了无数心思,就想搞定许高。
    可是许高很有‘原则’。
    虽然他贪财,但不是什么人的钱都收。
    起码冯七送了不下于十次豪礼,全都被他拒之门外,甚至连面都没见到过。
    可就是这位大人物,居然亲自前来给苏渊道喜。
    这个苏渊究竟有多大能耐啊!
    大佬们一脸呆滞。
    虽然他们不如冯七‘专业’,但为了入选天龙金矿,这些天他们连夜恶补相关知识,了解行业内部分大人物。
    自然也认识许高、马飞。
    哪曾想这二人皆对苏渊这般友好,甚至连避嫌都忘了。
    “这......这怎么搞得?”林兴学张大嘴巴,都能塞下一个苹果。
    为什么夏明师请来的人,对夏明师置之不理,反倒对苏渊无比热情?
    表情最精彩的,莫过夏明师了。
    夏明师呼吸断断续续,身体控制不住发抖。
    许高、马飞明明是自己的人,为何倒戈苏渊?他背地里干了什么?为什么能让二人背叛夏家背叛的如此心甘情愿?
    这些问题犹如魔咒般,在夏明师脑海里徘徊。
    夏明师强忍着对未知的惧怕,挤出笑容,走过去道:“许总,您是不是搞错了?天龙金矿地理险恶,有塌方的风险,不能挖掘,必须封矿。”
    “马局,这个苏渊作恶多端,为了钱财坑害老百姓性命,接连发生多起命案,您必须要把他抓起来。”
    “怎么您二位......”
    “闭嘴!”许高厉声道:“天龙金矿手续齐全,位置优越,不论从经济开发,还是充实金矿储备,都属于优秀企业,为什么要封?”
    “几起命案查出部分遗漏,死者家属账户上出现大额转账,初步判定有人涉嫌买凶买命,这是一场栽赃嫁祸!我已经通知当地以及周边所有衙门,联合彻查此事,将一切相关人员抓捕归案!”马飞正义言辞,瞪着夏明师道:“你处心积虑往苏先生身上泼脏水,有何用心?难不成你跟此案有关?”
    夏明师大怒:“你们是不是脑子坏了?!站在哪一边,你们心里没点数吗?我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重新组织一下语言,否则别怪我不留情面!”
    许高、马飞一脸不屑。
    他们经过打听,管中窥豹,大致了解苏渊的真实身份。
    其中利害关系看似复杂,其实简单来说,就是站队问题。
    夏家年代久远,底蕴丰厚,可近年内斗消耗严重,肉眼可见走下坡路。
    相反苏渊得到宋家支持,源源不断招揽新鲜血液,仅用不到两个月时间,便资产超过千亿,发展前景极为广阔,体量庞大,足以与夏家叫板。
    选则谁,并不难。
    加上苏渊手握他们命脉,他们更要站在苏渊这一边。

求书请后台告知管理员.

章节目录

龙尊一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苏渊江云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渊江云烟并收藏龙尊一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