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芹也跟着听一会儿,确实没什么声音,可她刚才……幻听了吗?
    “是不是外面的声音?”赵鹍道:“你那里不是离那窗户近?”
    周芹往窗户看一眼,窗户开着一条缝,她过去把窗户关上,离开窗户远一点坐下
    十分钟后,周芹又听见咯吱咯吱的声音
    那声音明显就是有人在摇晃椅子一类的东西弄出来的
    她往赵鹍那边看,赵鹍根本没动
    那声音是从哪里来的?
    周芹心底涌上阵阵紧张和不安
    …
    浓雾铺满整个林子,人走在里面,很容易迷失方向
    但是此时却有一小片地方,雾气并没有靠近,像是刻意避开这一片地方
    s
    此时老管家灰头土脸,哼哧哼哧地挖着土
    姜茶站在雾气边缘,正警惕地看着四周
    景忱年和灵琼站在土坑边上,看老管家挖土
    “他们好像很怕你”景忱年主动和灵琼说话
    “有吗?”灵琼歪头
    “嗯”这两个npc要是不怕她,怎么会被她扣在这里挖土?
    灵琼睁眼说瞎话,不要脸地往自己脸上贴金,“没有吧,他们这不是看我可爱,乐意提供帮助嘛”
    景忱年:“……”
    长得是挺可爱,可是这性子,怎么看都不可爱吧?
    “你听见什么声音了吗?”灵琼突然问景忱年
    远处浓雾里,隐约有声音传来,像是木屋那边,声音虽然断断续续,但听上去可不太妙
    景忱年扯下嘴角,“所以你知道那边今天晚上会出事?”
    灵琼无辜眨眼,“我怎么会知道呀?”
    景忱年:“那你为什么就这么把地方让给他们?”
    灵琼摊手:“这不是证明我人好善良吗?”说完,小姑娘身体倾过来,俏皮地眨眨眼,“景先生要不要体验下?”
    景忱年语调还是温和,嘴角的弧度都没变,“体验什么?体验那边经历的?”
    “怎么会”灵琼微微瞪眼,“景先生这么好看,当然要体验不一样的快乐”
    景忱年兀自琢磨两遍她这句话,越想越觉得这话不太对劲
    两人对远处传来的声音置若罔闻,谁都不理会
    姜茶看他们两眼,也当作没听见
    喀——
    老管家挖到什么东西,打断两人的谈话
    景忱年和灵琼同时去看,只见老管家把一根腿骨从泥土里刨出来
    这根腿骨上有裂痕,像是生前被人打断过双腿
    加上这根腿骨,他们就只剩下整个躯干没找到
    “不是还差一根腿骨?”姜茶很确定,他们刚才没有挖到过腿骨
    “木屋不是还有一根”灵琼随口道
    姜茶:“……”
    景忱年:“……”
    还说她不是故意的?
    灵琼觉察到自己说错话,也不慌,冲两人挤出乖巧的浅笑,一副天真纯良的模样
    她昨晚敢待在木屋,是因为她把老管家和小少爷扣在木屋里
    今天这两个npc不在,不出事才怪
    …
    腿骨知道位置,可以不忙去挖,但是躯干有点难找,他们把附近能翻的地方都翻了,就是没看见躯干
    “一时半会找不到,先回去休息吧”灵琼看看天色,决定先回去睡一觉
    姜茶:“回哪儿?”
    “木屋啊”灵琼理直气壮:“不然还能回哪儿?”
    姜茶:“……”
    三人回到木屋,木屋门大开着,屋子里有血腥气飘散出去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姜茶微微皱眉,灵琼也嫌弃地不肯进去,优雅地抬起手在空中绕一圈,放回胸前,微微弯腰,“景先生,男士优先”
    景忱年:“……”
    景忱年进去看了一眼
    赵鹍死了,其余人不见踪迹
    赵鹍死状有点惨,血弄得地板上到处都是,血手印血脚印更是看得人头皮发麻
    灵琼可不想住这种地方
    但是在场的三个人,哪个都不像是会动手清理的人
    三个人同时把目光放在后面的老管家和小少爷身上
    阴森森的老管家和小少爷虎躯一震,惊悚至极
    他们挖完土,还要打扫屋子吗?!
    这是什么道理!!
    到底是谁是玩家!!
    老管家先对上灵琼的视线,随后又扫向后面看上去温润谦和的景忱年,松弛的脸皮忍不住抖了抖
    何必为难他这个管家呢!!
    他只是一个管家啊!
    …
    赵鹍被管家拖出去扔掉……对,就是扔掉,毕竟他是npc,玩家尸体对他来说,就算‘垃圾’一样的

求书请后台告知管理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墨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泠并收藏十万个氪金的理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