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石碑上,一道道斑驳的印痕似乎在诉说着它的岁月光阴。
    玄天观,这个名字不曾在人间显化,却依旧难掩它的古老与沧桑。
    “这石碑有什么不对吗?”七皇子问道。
    “《东神秘录》上记载,但凡名字蕴藏着力量与气运,神话时代,人类供奉妖兽,只要念诵其名讳,便能获得力量的加持……”王穹侃侃而谈,道出了一段过往。
    在火种修行体系还未曾诞生的时候,人类视妖兽为神明,念诵其名,可获伟力。
    甚至于对付山精鬼怪,只要知道对方的名讳便能让其恐惧。
    即便在人类文明之中,名字的意义也非同寻常,一生的气运命格都藏在了名字里面。
    因此对于身份贵重之人,都要避其名讳,不能轻提,否则冥冥之中,干扰时空命数。
    “火种修行体系诞生之后,有大能助炼制灵碑,书写宗门名讳,将其气运都藏在里面,古碑流传,这一脉便不会断绝。”王穹轻语。
    事实上,像他之前获得的天王照火象便属于天王门的灵碑,上印“天王”名讳,乃是其宗门命脉所在。
    当年霍法王横推天下道统,诛灭天王门一脉。m.
    然而只要这尊古碑犹在,总有一日,这一脉的香火必将再度续接,重新世间。
    还有当初被老板隔空一刀,直接灭杀的金山毒霸。
    他所继承的金山道统便是覆灭之后再度续接上的。
    本来金山道统早就在三千年前被霍法王诛灭。
    金山道主祖上撞了大运,寻到了遗落在荒山的金山灵碑,得了里面的传承,方才让这一脉再度兴盛。
    眼前这尊古碑显然来历不凡,岁月悠久,竟然能够让王穹体内的火种都生出反应。
    这让他无比好奇。
    “小友好见识!”
    就在此时,一阵赞许声从身后传来。
    王穹转身望去,迎面走来一位中年男子,面如冠玉,宽袍猎猎,仙风道骨,遗世独立。
    “掌控者!”王穹心头咯噔一下。
    这样的气息,毫无疑问眼前这位中年男子乃是一位掌控者。
    如此生命波动绝不是支配者能够与之比拟的。
    这是一道分水岭,掌控者与支配者相比,有着天壤之别,前者已将火种与炎兵彻底融合,玄妙通神,宛若身体的一部分。
    其境界与实力都远超支配者一大截。
    放眼天下,灵炉不出,主宰者闭关苦修,掌控者几乎是顶尖战力,屹立在众人之上,有问鼎修行之路尽头的资格。
    这种高手无论在哪里都称得上举重若轻,没有人胆敢怠慢。
    “敢问前辈如何称呼。”王穹谦虚问道。
    “贫道紫霞山主!”中年男子笑着道。
    “灵山道统!”王穹微微动容。
    三千年前,霍法王诛灭各方道统,感觉灵山传承,能够活下来的都有着了不得的手段。
    当然,中途立起来的不在此列,就如同当年被老板一刀灭杀的金山毒霸。
    很显然,紫霞山属于前者。
    这一脉避世三千年,几乎很少在人世走动。
    王穹从光明学宫那里倒也听说过,紫霞山每隔三十年有高手入世,择徒入门,带入山中。
    “见过山主!”王穹行了一礼。
    灵山道统,他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
    像其中最古老的神火山,还有名声更大的灵剑山,如意山等。
    不过这些灵山道统,王穹所遇的都是其门人弟子,却很少遇见过灵山道统之主。
    紫霞山虽然名气不大,不过有掌控者坐镇也算是一股不小的势力。
    毕竟主宰者不是大白菜,不是谁家都有。
    至于灵炉境更是罕见。
    “中州浩瀚,修行水平倒是未曾退步,没想到如此年少便有这般见识,当真不易。”紫霞山主忍不住赞道。
    以他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得出王穹的不凡。
    年纪轻轻不但见识广博,而且已经达到了支配者巅峰,然而即便如此,他的气息却如涓涓细流,汇聚内敛,自然而生。
    这分明已是极高的境界。
    因此紫霞山主虽然身负掌控者的修为,却也没有端着前辈高人的架子。
    “前辈谬赞了,我也只是在一本古籍上见过记载。”王穹谦逊道。
    “何等古籍?关于灵碑记载可是不多。”紫霞山主好奇道。
    灵碑的存在唯有古老宗门方有记载,其炼制之法早已失传,到了今时今日,怕是连知晓此物的人都极少了。
    “东神秘录!”王穹脱口道。
    光明殿的东神秘录的确包罗万象,记载了许多世人不知的秘辛。
    当初王穹从光明殿手中换来此物算得上物超所值。
    “光明殿!?”紫霞山主目光一沉,面色顿时变了。
    王穹见状,心头咯噔一

求书请后台告知管理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的万能火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夏君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君吉并收藏我的万能火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