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劝说蔻丹
    乔舜辰回忆着毕妈妈说的话,那么问题又来了。“不能自私的让乔家人痛苦”她这句话的意思就是隐瞒的事情和乔家人有关系,可乔家人现在最痛苦的事情就是父亲和那个女人,就是母亲去世的真正原因。

    毕妈妈所说的痛苦针对的是哪一件事呢?

    还要她口中的黑锅,又是谁在背着呢?

    乱了,一切都乱了。在乔舜辰看来就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状况。这种状况当中,最难以解释的是父亲在隐瞒什么,是否跟母亲的去世有关系。

    “吃饭了。”

    就在乔舜辰想不明白的时候,秦静温推开工作室的门站在门口叫着乔舜辰。

    “噢,你们先吃,我还有点事情没处理完。”

    乔舜辰一边说着,一边本能的把笔记本电脑给关上。这一举动被秦静温都看的清楚,以为乔舜辰又有那个女人的消息,而且乔舜辰脸色的难看也映衬了这种可能。

    “那你忙吧。”

    秦静温淡然回答之后退出去然后关上门。

    秦静温始终想不明白一件事,乔舜辰都已经告知对那个女孩的感情是喜欢,可为什么还要花费心思来隐瞒她呢,难道他们之间不仅仅是有感情,还有其他事情存在么。

    秦静温走后,乔舜辰把电脑再次打开,一遍又一遍的看着视频,想在视频里找到更多的线索,但看了好多遍,最后也仍然是迷茫的。

    “在安排一组人调查毕夏母亲,一会信息发给你。”

    乔舜辰想不明白的事情就要调查明白。于是又吩咐私人侦探多方面的调查。

    这件事情乔舜辰对秦静温隐瞒了,因为不清楚是什么事,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也因为不知道是不是什么丑事,说出去父亲的尊严会受到影响。

    总之多方面考虑,等事情调查出眉目之后在和秦静温讲。

    然而乔舜辰的隐瞒在秦静温这又心酸了一把,正因为乔舜辰的行为诡异,秦静温才再次给自己加油打气,继续调查自己家的事情。

    各自都有隐瞒的事,也各自努力解决各自的事情。这样互不相干的关系虽然很凄惨,但避免了很多争吵和心酸,也算好事一桩吧。

    秦静温虽然不想这个时候打扰迟川,可是没办法,她的希望现在只能在迟川这边。于是警局里她又敲响了迟川办公室的门。

    “进。”

    迟川回应之后,秦静温才推门进去。

    当看到迟川的那一刻她突然有种错觉,感觉自己看到的不是迟川。

    原来的迟川每天都是精神抖擞的,现在呢,几天不见一下子就无精打采了。

    “迟局,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一点精气神都没有。”

    秦静温带着疑惑关心着迟川。

    “没什么,感冒了而已。”

    迟川轻描淡写,好像感冒不是病一样。

    “噢,我说怎么无精打采的。”

    秦静温看迟川的状态可不仅仅是感冒这么简单,心病的可能更大一些。她分析和蔻丹之间还是没有回到原来的关系,这让迟川很不适应。

    “迟局我过来询问一下你帮我调查的怎么样了,有没有新的进展?”

    看迟川这样的状态秦静温是不想说的,但是她都来了,而且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把事情问出来。

    “抱歉啊,这些天我太忙了,没有时间督促你那件事。这样吧,我这就打电话问一下。”

    迟川满脸的抱歉,说着就把手机拿了起来。

    这时候的秦静温实在不忍心打扰迟川,也不好意思催促迟川,于是开口阻止了迟川。

    “迟局,我不着急先不用打电话了。”

    “你生着病呢,还是好好休息吧。那我就先走了。”

    秦静温有些失望,但她没有表现出来。就算她很急很想知道进展如何,但这个时候也不是个合适的机会。

    “温温,这几天见到蔻丹了么?”

    秦静温刚转身就被迟川给叫住,他不自觉的就问起了蔻丹的事情。

    “昨天视频了,好像急着调查一个案件,没说几句就挂断了。”

    秦静温如实告知。

    然而迟川这么一询问,秦静温就确定迟川的感冒不是他无精打采的唯一原因,蔻丹也一定是原因之一。

    “她在那上班还适应么?”

    迟川继续问着,现在他又联系不上蔻丹,也不敢轻易在联系她。但不明白的是,他还很想知道她现在的状况。

    “还好,蔻丹是个适应性很强的人,不管到哪里都能很快适应。”

    “迟局还是把她给调回来吧,这样她所创造的荣誉就是我们的。这么难得的人才怎么可以随便就离开呢。”

    秦静温知道自己说这样的话,很对不起蔻丹。但是看着迟川那样心塞她也于心不忍。她这么说也是想在让他们两个继续相处一下,可能和之前的结果就不一样了。

    “你还不了解她么,认定的事情谁都改变不了。工作是她自己调走的,不管我们这边有什么她都不会回来的。”

    迟川有这种想法比秦静温要早的多,只是蔻丹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也不可能回来。如果她现在回来了,也就不是她蔻丹的性格了。

    “应该没什么大问题,要不我劝说一下?”

    秦静温真心想要帮忙劝一劝,否则她认为迟川的“感冒”会越来越严重。

    看的出来迟川对蔻丹是有感情的,只是秦静温不确定这个感情是多年来积攒的习惯还是同事间的默契,或者是学长对学妹的那种宠爱,最后她才考虑是不是迟川也喜欢蔻丹,只是他自己意识不到而已。

    “那就辛苦你劝说一下,这边的工作没有她进展的太慢了。劝她公司分明,回来继续工作。”

    迟川直接就接受了秦静温的提议,一点犹豫都没有。看的出来在工作方面他是多渴望蔻丹能回来。

    自从蔻丹走了之后,他整个人都有点不安的样子,做什么事心也静不下来。哪怕蔻丹回来只是工作,哪怕她躲着他,只要她在他的领域工作,他就能心安。

    在警局忙了一上午,原本迟川要和秦静温一起吃午饭的,但秦静温临时决定约蔻丹出来吃午饭,顺便帮着迟川劝说一下蔻丹。谁让迟川帮了她那么多的忙,这个时候该是她回报的时候。

    午饭是临时约的,包房自然就没有位置。两个人被安排了一个两人的小餐桌。

    “我看你怎么很累的样子,是不是没有休息好?”

    秦静温问着看起来很疲倦的蔻丹。

    “是啊,这两天很忙。领导有指示,我们必须在最短时间把案件给解决了。我们每天都很晚下班,然后回到家还要准备出去技术交流的资料。每天晚上都要后半夜才睡觉,然后早上又要很早起床。”

    “我真的快要受不了了,赶紧把事情都解决了吧。”

    蔻丹长篇大论的抱怨着,这几天累的她头晕脑胀的。也可能是休息了这么长时间,上班就是这么高强度的工作,让她不适应了。

    “是有点累到了,已经到你的极限了。多吃点,补一补体力。”

    秦静温说着就帮着蔻丹夹菜,一边夹菜还一边说着。

    “你刚刚说要出去技术交流,去哪啊,什么时候去?”

    “过几天就去,去的地方不固定,这一圈走下来要好几个省份。”

    蔻丹的语气倒是很期待,不管去哪里,总比在家里被迟川看到要好。在出去二十天,回来她就恢复元气,就什么都不担心了。

    “迟局生病了。”

    秦静温突然就转变了话题,很清楚蔻丹出去不完全是工作,有躲避迟川的原因。因为她这种级别的人根本不用出去技术交流,只不过给自己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而已。

    但秦静温理解蔻丹这种躲避的心情,就像她总是找机会躲着乔舜辰是一样的。

    听到迟川生病的蔻丹先是一怔,随后才缓过神来。

    “嗯。”

    就轻描淡写的给出了这么一个字,还是在嗓子里哼出来的。

    “因为你突然离开,弄得工作有点乱,打破以往的规律。也有可能心情低落的原因。”

    蔻丹不问不代表秦静温不说,她要解释给蔻丹听,才能开口劝说。

    “不会的,他身边不缺我这样的人。而且我离开的时候所有工作我都交接的很清楚,不会到混乱的那种程度。可能是天气的原因吧,天气太热也会生病。”

    这个锅蔻丹可背不起,她把迟川生病归功于天气炎热,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也许是天气的原因,但是你突然离开对他的习惯来说是一种缺失。”

    “要不回去吧,回去工作也没有多大的影响,你们几天也见不上一次,没有什么影响吧?”

    秦静温的劝说终于植入了,但是说出的话她自己都是不确定的。因为她很清楚,哪怕是十天见上一面,对蔻丹来说都是折磨的,因为刚要忘记他就出现,以前的十天就前功尽弃,这样下来一年两年甚至更多年都忘不掉迟川。

    “你被他贿赂了来劝说我?”

    蔻丹玩笑的反问着秦静温,或者说这不是一个问题,就是一个肯定句,只是蔻丹不生秦静温的气而已。

    “不算是贿赂,正确的说应该是互相帮忙。他一直帮我调查我家的事情,我帮他劝你回去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秦静温替自己解释着,但蔻丹是怎样的反应只能有蔻丹自己决定。

    “你们家的事情我也可以帮忙,我在交警队那边也有不少熟人。所以以后你就没有必要帮忙了。”

    蔻丹自告奋勇,为了让秦静温不在互相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