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

    牧野之地,这里距离朝歌城已经很近很近了,可以说过了此地便是朝歌!

    大商虽大,可身后却再无一寸可退之地!

    到了此刻,真正的决战,已经开始了!而在这场决战最初始之时,双方都没有忙着打仗,也没有忙着出兵,而是开始唱歌了!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古帝命武汤,正域彼四方!”

    帝辛站在高处,扯着嗓子唱了这首殷商百姓极为熟悉的玄鸟,天命玄鸟,降而生商,这就是大商的天命!

    熟悉的歌声想起,朝歌城内的百姓们开始小声附和,牧野之地的军队们,也开始跟着唱!

    军心,民心就通过这么短短的一首国歌振奋了起来!

    看到商人上下一心,齐唱玄鸟,周军的士气出现了明显的动摇。

    大商终究是天下霸主,人族共主,周人内心深处对于大商的恐惧不是一天两天,而是天长地久,一点点累积下来的。

    如今通过这首歌,唤醒了周人内心深处对于大商,对于天下霸主的恐惧。

    说到底,大家伙儿毕竟是造反啊!

    感受着士气的动摇,姬发知道不能在这么下去了,不过他也是个有才的,所以没一会儿姬发也开唱了。

    明明在下,赫赫在上。

    天难忱斯,不易维王。

    天位殷适,使不挟四方!

    这句话的愿意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姬发此时所表明的态度:大商曾经确实是有天命的,但是如今,摊上了纣王这么一个大傻子,再多的天命都被他给折腾没了!

    周军士兵一想,可不是这么回事儿吗?

    纣王不分上下尊卑,肆意提拔无种之人,这么一想,周军中的中层军官便义愤填膺了起来,因为这年头相当中层军官,那肯定是贵族!

    当他们想起自己的远方亲戚,因为帝辛的种种举动而领地被没收,子民被没收之后,怒火顿时充满了脑子,士气也就起来了。

    看了一眼周军的变化,帝辛再次开唱:“方命厥后,奄有九有。商之先后,受命不殆,在武丁孙子。武丁孙子,武王靡不胜。”

    这段话大意是讲大商历代以来的英明君王,这些君王都很英明,都为天下做出了大贡献。

    在这些历代商王的丰功伟绩面前,姬发关于纣王的说辞,是那么的苍白。

    毕竟这是一个老子英雄儿好汉的时代,既然历代以来的大商之主都那么英明,那么果决,那么帝辛没道理会像西岐宣传的那么不堪,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感受着内心中有些动摇的中小贵族,姬昌眉头一皱,也不得不承认,天下共主这个身份,对于中小贵族而言,实在是太有影响力了。

    哪怕西岐都宣传教育了那么久,可是此刻当中小贵族们亲自听了帝辛的解释之后,竟然有所动摇?

    “有命自天,命此文王。于周于京,缵女维莘。长子维行,笃生武王。保右命尔,燮伐大商。殷商之旅,其会如林。矢于牧野,维予侯兴。上帝临女,无贰尔心。”

    我亲爹周文王,乃是秉承天命而生,后天八卦大成,人族圣贤之一,死后就被接引到火云洞天去了。

    我娘出自姒家,八大家族之一的姒家,还是姒家嫡女,老子血脉这么高贵,一点都不比帝辛差,况且,讨伐大商乃是天意,老子都不怕,你们一个二个的担心什么?

    虽然很单间粗暴,一点都不贵族,一点都不委婉,不过姬发的大嗓门却提醒了周围的中小贵族,想想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想你们到底干了什么?

    这里是牧野,我们正在造反,这么一想,中小贵族就立刻团结在了一起,不再有丝毫动摇。

    看到这一幕,帝辛高举战旗,用力的左右挥舞:“天命玄鸟,降而生商!”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

    哼!

    “牧野洋洋,檀车煌煌,驷騵彭彭。维师尚父,时维鹰扬。凉彼武王,肆伐大商,会朝清明。”姬发用力的吼了出来,然后就看向了姜尚。

    老子不想和帝辛继续歌唱下去了,这不是拖延时间吗?

    到了此刻,牧野之战终于开始了!

    王对王,将对将,小兵对过河卒,截教对阐教,散修对散修。

    “姬发,你杀了太师,所以孤只好取你性命以告慰太师在天之灵了。”

    “哼,闻太师确实是忠臣,大忠臣,宁死不屈,死战不退,甚至我数次给他留下生机,他都一点儿都不珍惜,宁愿死在洛阳城中,也不愿意退去,所以我只好成全他的忠义。说起来,害死老太师的,不是孤而是你纣王!”

    “大商国运,加持吾身!”

    “西岐国运,加诸我身!”

    西岐的国运和大商的国运,明显不是一个层次的,差了一半都不止,不过好在姬发早有准备。

    “周天星力,听我号令!”

    此刻

求书请后台告知管理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熊二先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熊二先生并收藏仙秦多元宇宙帝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