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天神嘴角一笑,口中低喝道:“震空,碎!”
    喀喇喇,那掌心所到,空间,大气,大地,全部碎裂开来,根本就难以承受其双掌的掌力,这力道之大,足以将万物毁灭!
    这充满着破坏力的双掌一收,那气劲戛然而止,但岩蟹却浑身炸裂开来,化为了一团血雾!
    喻天神的手段高明之极,而身穿金甲的武器大师这下才是一惊,但他反应已是极快,从后背抽出了一柄金刀便飞旋而来,那金刀上满是火焰,仿佛自己有灵魂一般,不断的在施展着火焰刀武技,偷袭刚施展完绝技的喻天神。
    聂云见此,嘿嘿一笑,二指一柄,身形化为一道虚影,瞬息掠至那城墙之前,趁着那火焰刀还没有完全爆发开来,便用那双指一点刀锋,但听叮的一声,那金刀便飞旋于地,咔嚓一声,碎裂而去,那刀身更是如同结冰了般,变成了晶莹剔透却龟裂了的蓝晶。
    万花晶莲的力量,在对付别人的神兵利器上,简直是无往不利,而制约对方的身形上来说,却是玄冥龙炎比较厉害!
    嗡,三五都天印不断轮转,玄冥龙炎配合默契,融进了那阵眼中心,此刻它的力量爆发开来,聂云一拳轰出,一道气劲带着万载不灭玄冰的冷气直轰在了那武器大师勉强举起的盾牌之上!
    喀拉喀喇,盾牌结冰,武器大师的左手也觉得冰冷,如果不破除那冰似乎还不能自如的活动左臂!
    蜥蜴人第一个关卡守将武器大师神武此刻怒不可遏,可是心中却十分忌惮聂云二人,不仅老的厉害,年轻的似乎也不逊色,当下嘴角一狠,狠狠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干扰我们的事情?”
    聂云冷笑道:“事情?就是以强欺弱吗?当年的汝心被你们逼成了何等的模样,我聂云又怎能让你们再伤害她和她的新子民!”
    聂云说罢,心中暴怒不已,重新将那万花晶莲放在了阵眼中心,并融合了自己的武技元素,右手上笼罩了许多王者之力,青光刺眼,而左手更是如同变戏法般,一下拍在了城墙之上,哗啦啦,城墙就被这神通给变化了去,成为了蓝色的晶石般,紧接着,聂云的右拳,却一下轰出,那横贯视野的正门城墙,顷刻间碎裂而去,更是化为了无数的尖刺飞刀般,噗噗噗将那隐藏在墙壁后那蓄势待发的人马。
    “你,你们果然是那家伙请来的援军。”武器大师说罢,将身后的武器尽全浮空,遥远控制,竟是仿佛那御剑术般,控制飞剑,不过如今他是改变了那御剑术,竟是可以自如的控制如此多的兵器。
    “哼,既然如此,外来人,我就叫你死在这里吧!”
    说罢,这蜥蜴人统领武器大师神武,将自己身上那诡异的灵元爆发而出,慢慢的输送到了那控制飞天的几把神兵利器中,一瞬间,场面上一股肃杀和威压,隐藏在了那狂风中的气息之中。
    “是吗?我怎会叫你再伤害这个女儿国?你便放马过来吧!”
    蜥蜴人统帅武器大师神武冷笑一声,怒喝道:“女儿国到底跟你有何关系,说的如此大言不惭,还不是图了女儿国的至高魔器,万象之门。”
    武器大师说出了他们的目的,而聂云却根本不知道万象之门的事情,他现在甚至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个苍黄六魔器,所以此间听到了如此信息后,他是供认不讳道:“啊,即便如此,你又能如何?我已经决定了帮助女儿国将你们击败,我先前的确是不知道有此等魔器,不过如今知道了,又岂能让你们如此放肆,哈哈,这些可有多了一个理由不能够放过你们了。”
    聂云身形轰的一声燃烧出了团团的火焰,但都是玄青色的毁灭之炎,在这火焰的包裹中,他的身形化作了天外燃烧陨石般一落而下,落在了那大门上的城墙之上,这一落不要紧,竟是将那城墙给震得再也坚持不住了,登时坍塌了下来,那石块,是被他浑身的火焰点燃变成了熔岩。
    喻天神此时也按捺不住了,聂云那拂雪连云抓起了许多岩石,用火焰将他们全部变成了毁灭熔岩攻击而上的那一刻,喻天神飞身而上,速度让聂云都为之惊叹,大袍猎猎飞舞之下,身形是如龙如虎般勇猛,他错开一手按在了聂云的肩膀之上,示意这个家伙让他来,而那将漫天的武器顷刻间飞落而下齐齐攻出的神武也是面色一变,忽然间看到了那老者飞来直下的一拳之威,不经意间竟是看到了一个可怕的幻影,如同那诡神般,让他心中顿生一股惧怕之感。
    这是?
    神武心中惊疑的瞬间,自己那交织如幕的武器攻势竟是被喻天神一下给闪躲了开来,聂云那浑身的火焰和周遭的熔岩也是见此马上停止,站立起身的瞬间,那武器大师的身上,已然遭受到了喻天神那沉重的一拳之击。
    一声震响,一股气息和气劲向四周排开,将聂云给慢慢的推开,其他的蜥蜴人士兵都被这狂风给卷到了天空,这旋风比那刀剑的斩击还要厉害几倍,竟顷刻间将许多在近的蜥蜴人的身体给切割成了血雾,而喻天神的身形这才单脚落地,双臂一震,白色的胡子在风中跳动,满头的白发也是随风飘飞,那大袍不断的舞动,似乎在宣布自己

求书请后台告知管理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九御神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卓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卓布并收藏九御神帝最新章节